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会员中心 | 我要投稿 | RSS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美文欣赏 > 散文

豪迈如歌,重诺如山

时间:2016-04-10  来源:中国文字缘  作者:闲花  点击:

      光阴荏苒,白驹过隙,恍惚之间来歌山,已有近月,初时凭一己执着误解歌山,以为不过是欢愉乐趣,凤萧笙转,琴涩相逢而已。然江湖深远,红尘辽阔,又岂能单凭刀光剑影,铁马金戈,就断定江湖无安稳,红尘无隐士?

      “豪迈如歌,重诺如山。”初见这话时,第一个想到的是一位老者,尘世虽未相逢,书中却有一面之缘。他一生重诺,严于律己,他勤学,虽已夕阳迟暮,却不忘结缘书香,精简度日,他与佛有缘,红尘深处,结善缘种善因。有幸得见他与高僧禅师,书法大家的合影,在开合间也让我沾染了几分莲的风骨,虽只是匆匆擦肩,却如青山长久,如江水源远。

      红尘岁月,一直信奉因缘,善持因果。因此深信,即便是无缘相见之人,亦可以在他前尘的足迹中寻到一份良缘。而一个与文字结缘,寻访山林的人,则与之有着一段无法言说的因果。只是不知谁是前因,谁是后果?

      “又起秋风昨日梦,雪折残红回首空。阴阳相隔何时穷,方醒十七年后,却匆匆。”顿悟,就是如此,当下就明白,没有过程。而人一生的岁月,有一半是在梦里渡过的,只是梦里也有悲喜,有人被梦惊醒,不愿睡去,而有人则在梦里喜结良缘,幸福美满。佛说“梦是虚无的,一切有为法,皆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。”明知如此,却还是难以割舍,只因梦里,有想抵达的地方,想见的人,想过的生活,以及尘世里那些无意丢失的缘分。

      也曾在平凡的日子里,幡然悔悟,如梦初醒,可回首岁月,梦醒时分,又有几人曾真的相信,那虚无缥缈的梦境,会是自己命运的掌舵人?也曾认为,人生不过是一场木偶戏,只要把牵动木偶的线,掌握在自己手里,卷放自如,不受他人左右,便可以逃出这场游戏。殊不知曲终人散时,才发现今日种种,也不过是昨日梦境,谁又真的跳出了纷繁红尘?漫漫人生,也不过黄梁一梦!

      我们彼此的缘分,就好似这悲凉的秋,我在冬雪之日,踏'雪而来,他在菊开之时,悄然离去,如同忘川河畔那一株分开了千年的曼珠沙华,花开时无叶,有叶时无花。但在彼此的岁月里互有交集。我不曾在他在世的岁月里领悟到多深的禅机,但他却在我俗世的心间植入了一份慈悲,在我荒芜的岁月里,种下了一抹长青的绿。尽管单薄,然在这万物枯寂的冬,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。

      人生一世,不过数十载,无论功过与否,贫穷富贵,终不过荒冢孤坟。“豪迈如歌,重诺如山”。他虽已离我们远去,可魂灵却从未消散,在那字里行间,在他行经的每个角落。古有季布一诺千金,今有歌山老者,重诺如山。从古至今,重诺者,必有其风骨,如梅花清绝,如松竹挺秀,如菊花淡雅,如兰芬芳……

      今生,一如既往,从不轻易许诺,陌上红尘,我只是过客,不是归人,许不起一世山盟,给不起一世安稳。

      人说“我是青春的老者”,说这话,大概是源于我的文字,和我那颗早已苍老的心灵。世人都想青春永驻,而我则想在一夜之间老去,舍弃所有繁复的过程,提前顿悟,入驻灵山。所以,比起烟火岁月里的青年才俊,我的友人大多都是上了年岁的人,他们早已历经尘寰,看尽春风秋月,更加懂得要如何珍惜生活,品味生活。与他们交谈,如品一杯香茗,方知浓淡,方晓世事。

      赶着匆忙的脚步,如约来到了江南,江南一直有一场未了的约定,有一段不解的宿缘。每一天都别有雅趣,每一刻都激动不已,只为那巷子里的几块黛瓦,几竖白墙。直到相逢歌山老者,才明白,命里注定的地方,无论相隔多远,终会抵达,曾经许下的诺言,无论相隔多久,终要兑现。

      流水人生,看似漫长,实则短暂,多少事,来不及出手,就已付笑谈中。尘世江水,你清它清,你浊它浊,不管风雨之后,林中树下是混浊不堪,还是波浪滔天,只要心中无尘,亦可以清明如镜。世间风景曼妙,未赏时,花依旧,散场时,心变迁,再来,已无初见的感觉。人一生的喜悦,莫过于保持一种心态到老,坚守一种风骨至离尘,将三两喜好融入魂灵,来世附庸风雅,居庙堂之高,处江湖之远,淡泊明志,宁静致远。

      “大江东去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,还看今朝。”说起豪迈,首先想到的便是,唐时的李白,宋时的苏轼。一个仙风道骨,一个慧眼禅心。今生不是个豪迈的人,生不出那波澜壮志。来世愿做一名僧者,竹杖芒鞋,行经红尘,一蓑烟雨任平生。我不知远去的那位老者,拥有怎样豪迈的情怀,也许他有三分李白的仙骨,有六分苏轼的豪迈,独剩一份慈悲于尘世,候着与有缘人的相逢。春秋两度,日月明灯,无数人在这份慈悲里,寻到了港湾,从此、再无需流浪红尘,四处奔波。

      江南难大雪,多想在这停驻的岁月里,看一场雅致的雪,踏雪寻梅,煮酒论诗,尽情的遗忘过去,在冰雪消融之前做几首豪迈的诗,写几段波澜壮阔的文字,来年他乡遇故知,以此为凭,交换心性,相聚兰亭,品茗论经。雪中,我仿佛看见,一位老者,芒鞋破玻,迎面而来,只为了今生那一场错过的相遇。

      在江南的雪中行走,寻那一支遗世独立的梅,那枝梅盛开着我的前因后世,那凋落的花瓣,便是我寻觅一生不得解的宿命。

      若是雪化了,便折上一枝梅,夹在书页里,春秋过后,再来欣赏它的风骨,忆歌山,忆江南。“江南好,风景旧曾安,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。能不忆江南?”

 
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资讯
醉人的油菜花
醉人的油菜花
茶叶冲泡方法
茶叶冲泡方法
嘟嘟联盟挂机赚钱
嘟嘟联盟挂机赚钱
淘宝女店主年销售额超200万
淘宝女店主年销售额超
相关文章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